梁君度

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劉洪彪先生提出:「我們的書法在很多方面都超過古人!」此語擲地作金石聲,話聲剛落,引起全國書法界熱議,莫衷一是。

毋容置疑,現代書法確實有好些方面已超過古人。首先是「大」,不是大氣的大,是字寫得很大。古人何曾一個字可以寫兩三米那麼大?王羲之都未見過幾丈的紙,做夢也想不到字可以寫這麼大!現代書法家做到了,這難道不是超過了嗎?

「長」,現代人寫長卷,莫説幾十米,幾百米,上千米都有,幾十卷紙拼起來,要多長有多長,文字內容可以抄《三國志》、《水滸傳》、《紅樓夢》。古人又何時寫過這麼長的長卷呢?

「噴」,古人都用毛筆寫字,用茅龍用竹筆也有,頂多用手指或像張旭用頭髮寫字,哪有噴字?古人雖然也發明瞭竹筒噴水,但未試過噴墨。

「濺」,大筆寫意,飽含濃墨盡力一揮,墨汁四濺,如仙女散花,寫的什麼字?齊白石老人説大寫意,似與不似之間就可以了,大寫意書法,衝擊視覺,力拔山河氣蓋世。

「雜」,現代書法徹字技術之高,超過古人多多,一幅字有擘巢大字、蠅頭小字,篆、隸、楷、行、草、碑六體皆全。金粉、硃砂、白墨齊上,六國大封相,幾種顏色宣紙混裱,古人哪曾有過?

「亂」,不從古訓,橫不成行豎不成列,隨處落筆,秋風捲落葉,堪稱亂書,古人怎敢如此創新?

「扭」,東歪西扭,如變形金剛,倒轉寫,反着寫,扭盡六壬,結字個個出人意表。

「像」,寫「佛」似佛,寫「馬」像馬,寫「船」是船,比象形字更似七分,古人也寫不出來!

「醜」,清代傅山提出「四寧四毋」,「寧醜毋媚、寧拙毋巧、寧支離毋輕滑、寧直率毋安排」。現代書法家將個醜字發揮到淋漓盡致,東施效顰,以小童為師,連祖師爺傅山都自歎不如!

「合」,我行我素,隨意造合體字,你喜歡錢,我就在馬字上加個錢字,即「馬上有錢」,你喜歡金?我便將日、進、鬥、金四字合體成一個字,不怕無人看不懂,不怕無人不喜歡。

不知不覺,竟發掘了現代人十大方面超過古人。只是趙孟頫説筆法千古不易,很難下手,不能超越就罷了,其他很多方面現代人都做到。至於神采、氣韻如何,都是各説各話。官大的,如中書協主席、副主席或是名牌大學教授博導説了算。